珠宝学院珠宝学院

珠宝学院

 
您当前的位置: 瀛﹂櫌鏂伴椈 >>中国史前玉文化和黄河上游的齐家文化玉器
365bet足球真人
中国史前玉文化和黄河上游的齐家文化玉器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4-12-11 阅读:7597

   中国人用玉已有一万年的历史,并以玉创造了一个时代。这就是原始社会末期至文明初始阶段的“玉器时代”。


    当一万年前後,中国先民凭藉智慧和勇气,走出洞穴,逐渐定居於丘陵、平地的时候,他们制造的工具和武器的水平已大大提高,表达自己心态与精神的作品也更加丰富。“石之美者”—玉就在这个时候被发现并开始利用的。目前发现的这个时期的玉制品主要有工具如玉砍凿器、斧、锛、凿和装饰品玉管、玉耳饰等。内蒙古林西白音长汗遗址出土的玉玦、玉蝉等,是七八千年前中国先民琢玉、用玉已开始走向成熟的证明。


    据今五六千年前後的新石器时代中晚期,中国先民将原始农业、畜牧养殖业、制陶、制骨、制木、制石、制玉等手工业,推进到很高水准,与此同时,社会组织结构、人们的生産生活也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一缕缕文明的曙光已经照亮了东方的地平线。这个时期的制玉手工业在一些地方有很大发展,取得了重要的成就。辽河流域、黄河流域、长江中下游和东南沿海以至台湾都在制作玉器;制玉的工艺精进,品类增多,数量也很大。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安徽含山淩家滩、湖北天门石家河等地,出土了这个时期的大量玉器就是例子。一个文化遗址,少则几件、几十件,多则几百件,甚至一座墓葬都出有成百件玉器。如良渚文化遗址一座大墓出土玉器200多件。良渚文化出土的玉器品种多达20多种,有玉琮、玉璧、玉钺、玉冠状饰、玉镯及玉鸟、鱼、龟等礼器和饰品。

    特别值得提到的是北方辽宁、内蒙古普遍发现的龙形玉雕和南方发现的玉琮、璧和冠状饰形器。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发现的玉龙,整体呈圆环状,吻部突出,有鬣,无足,已可出看龙的雏形;其他地点发现的龙形玉雕,整体多呈半环形,大小不等。这样龙形玉雕连同出土的鸟、鹗、鱼、龟等,其内涵可以进一步研究,我们抑或可以视作先民们的一种原始崇拜。玉琮、玉璧和冠状饰物上都有精美的纹饰,玉琮和冠状饰物上的动物面部纹饰近乎于商周青铜礼器上的饕餮。这些礼器,按《周礼》记载“苍璧礼天”、“黄琮礼地”的规制看,新石器时代晚期出现的玉璧、玉琮等已是原始的礼仪用器;而琮的基本形制爲外方内圆。商周时代人们天圆地方的观念,似可从新石器时代晚期人们的思想脉搏中去寻找。台湾有学者根据红山玉器中鹰与熊的造型或它们的变形纹样,认爲它是草原民族对鹰与熊的崇拜的表徵。认爲勾连云纹佩已非单纯的饰物,而是重要的礼器。认爲带刃玉斧,已有“斧钺”功能,象徵墓主人的身份权力。良渚文化出土大宗玉器,琮、璧组配与祀天祀地以及祭祀的功能,应已肇始自良渚时期,而璧是祭祀天神与祖先最重要的礼器。所有这些说明,玉器品种、造型、纹饰和它反映出的思维非同小可。它体现的是权力、礼仪、葬制和观念、习俗等等,与政治、宗教、文化息息相关。可以说,一块块精雕细琢的玉器,恰恰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最坚实的奠基石,标志着从原始向文明的转变。


    东汉袁康撰《越绝书》,书中记风胡子语,将人类使用的工具分爲石、玉、铜、铁四个阶段,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代史学家对古代中国实际发展程式的认知。近年来,有的学者根据中国田野考古中有大量原始社会晚期至文明初始阶段的玉器出土,并明确地分成生産工具、生活用具、兵器以及礼器和宗教用品、装饰品和玩器等,成爲人们财富和权力的象徵,影响着社会生活的多个方面,从而提出在中国历史发展长河中有一个“玉器时代”的命题。


    红山、良渚以至石家河和含山玉器的资料和研究成果,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多了,并且正是这些资料与研究,推动了整个史前玉器和史前玉文化的认识与研究。


    本短文,在这里仅仅谈谈黄河上游的齐家文化玉器供同志们批评。

    齐家文化玉器,早在上个世纪之初已伴随着齐家文化的发现而面世了。


    不过,比起对红山玉器、良渚玉器乃至石家河玉器、含山玉器来,对齐家文化玉器的认识与重视,似与这发现的历史和它应有的地位还很不相衬。


    这方面,从两个例子可得到说明。一个例子是,直至近年出版的玉器着作,还认爲齐家文化玉器的种类只有十几种,其功用主要是工具和礼器两类。所见发表照片则多爲较简单、粗糙的玉石器。一个着名博物馆的玉器陈列馆,在年内才爲之设立一个专柜,仅陈展了玉琮、玉璧、玉刀三件玉器。另一个例子是,不少业内人士包括一些玉器专家,还不怎麽认识齐家文化玉器,因此多将它们分别归入“良渚玉器”、“龙山玉器”、“新石器时代”或“夏商”时代的玉器;面对一些精美的齐家文化玉器,或感到惊讶,或表示怀疑。甚至,还有博物馆的业务干部将一些难得的齐家文化玉器精品斥之爲僞作,而将其拒之门外。


    实际情况是,齐家文化具有産生大量精美玉器的背景和条件。考古学上的齐家文化,爲黄河上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早期文化,因1924年首先发现於甘肃广河齐家坪遗址而得名。齐家文化主要分布在甘、青境内的黄河沿岸及其支流、陕西西北部、内蒙古西部和宁夏部分地方,其年代在距今四千年前後。此前,学术界公认的文化特徵主要有二,一是有一群独具特徵的陶器,二是出现了红铜器和青铜器。今天,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还有一批独具特色的玉器,其内涵之丰富,品种之繁多,工艺之精美,令人折服。当爲齐家文化乃至西北原始文化的重要特徵之一。


    何以如此?因爲,在齐家文化前面有丰富多彩、极富特色而历经一千多年发展的马家窑文化。马家窑文化先民们的原始手工业不仅有制陶、木作、纺织和石器制造,而且生産了中国最早的青铜器;同时,还创造了陶祖(男性生殖器)、人形、动物形陶塑、陶制房屋模型和成组人物舞蹈绘画以及用墨笔书写的上百种符号等等。在马家窑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齐家文化,怎麽不会比马家窑文化“更高、更强”呢!还因爲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齐家文化的分布范围内外均有十分丰富的玉矿,古人说的“昆仑玉”,今天我们说祁连山玉等,就在这里。在这样的历史文化背景和自然条件下,齐家文化先民们创造出丰富多彩的玉器,便是很自然的了。


    另一个实际情况是,近年来出土了大量的齐家文化玉器。目前在甘肃、青海等地所见博物馆、文物单位收藏的齐家玉,主要有琮、璋、璧、璜、钺、刀、多璜联璧和斧、锛、凿、铲等。不久前,甘肃静甯博物馆清理一座齐家文化土坑墓,出土了三件玉琮、四件玉璧,都十分精美,被称之爲“七宝”。
在齐家文化分布范围内,尤其甘、青境内,据了解,比起上述收藏的齐家玉来,近年还出土有数量更多、品质更精美的齐家文化玉器。其器类在三十种以上。除了常见的品种之外,发现有许多新的品种。如礼器玉琮,除形制各异、大小不等的素面纹琮外,还有竹节纹琮、弦纹琮,更有在琮的一端、射孔之上装饰有或牛、或羊、或熊、或虎等浮雕纹饰的兽首或兽面纹琮、人面纹琮或琮形器。兵器有戈、矛、刀、钺、戚,个别的兵器上还嵌有一枚或几枚绿松石;装饰品有各种玉佩饰、坠饰、发箍等。更有值得我们惊讶的是,在收藏家和古玩店里先後见到数件圆雕玉人立像,性别有男有女,尺寸从十几厘米到超过半米高不等,古朴而生动,有的雕像在各器宫部位嵌有多颗绿松石。这类雕像或许是作爲膜拜的物件而制作的。还有各种多孔形器,许多多孔形器雕成扁平的鸟形、兽面形或鸟兽变形图像。衆所周知,这中间的许多珍贵品,目前都收藏於各地的古玩收藏家手中或古玩店里。


    齐家文化玉器使用的玉材,主要是甘肃、青海本地的玉,还有新疆和田玉。有人估计大约是7与3的比例,即百分之七十是本地玉,百分之三十是和田玉。在齐家文化圈内的甘肃临夏----榆中境内的马寒山和酒泉等地,有墨绿色、艾青色、豆绿色玉材以及属蛇纹石鸳鸯玉和试金石类黑色石材。陇西的鸳鸯沟即出鸳鸯玉。齐家文化玉器中的工具类如斧、锛、凿等,便主要选用本地玉,一部分工具还直接选用接近石质或玉内含有较重石质的材料。但齐家文化玉器已有相当数量是由新疆和田玉制成。一般说来,礼器类的琮、璧、环、璜、钺、刀、璋等,都选择玉质滋润、色泽纯美的本地玉或和田玉。和田玉的发现与运用当早于齐家文化,但大量用来制作礼器和部分工具,当始于齐家文化。


    从大量的齐家文化玉器观察,其加工工艺有切割、钻孔、琢磨、打磨、抛光等工艺。玉材切割以片切爲主,用片状无齿锯切割玉料,在少数玉器上可以看到切割或两面切割的痕迹。玉器的钻孔,一面钻、两面钻都有,从一些大玉璧的孔(“好”)璧的斜坡面上可以看到单面钻遗留的螺旋纹痕迹,而玉琮的琮孔(“圆中”)一般采用两面对钻工艺。“砣”可能是当时主要的切割用工具。玉器的琢磨、打磨、抛光工艺,采用了“区别对待”的方法:琮、璧等玉礼器,制作精细,琢磨抛光後几乎不留任何切割、磨磋和抛光痕迹,整件玉器表面精致、漂亮;刀、璋等多数玉器,只经过一般的打磨、抛光加工;一部分玉制生産工具,少有打磨抛光,有的还部分保留有切锯痕迹或石皮。


     因此,齐家文化玉器的特徵,就其总体来说,可用玉材上乘、品种多样、器形美观、制作精致、大气凝重二十字来概括。据对数以百件计的齐家玉的观察,初步可说齐家文化玉器具有以下特徵:


     1、齐家玉用材区分明显,玉礼器多选用本地出产的优质玉材,并部分使用了和田玉;兵器和饰品玉仅部分选用和田玉;工具用玉主要采用甘肃、青海的本地玉,如临夏----榆中地区玉矿材料和酒泉玉。


     2、齐家文化玉器以工具类和礼器类居多,器形尤其是玉礼器中许多作品的器形,形制巨大,如大玉琮、大玉璧、大玉璋、大玉圭、多孔大玉刀的尺寸,不少都超过已知同类礼器的尺寸。高和直径超过二三十厘米的玉琮,长达六七十厘米的玉璋、玉圭、多孔玉刀,直径在三四十厘米的玉璧,不乏其例。由於追求玉材作品的最大化,在一部分大型玉器上还保留有石皮。


     3、齐家玉的制作,从选材、切割、钻孔、琢磨、抛光,已形成一套完整的玉作工艺,带有明显的作坊生産规模。不同的用玉工艺不尽相同。特别是许多玉礼器由於用材较好,不少采用玉质好、硬度较高的和田玉,器形形制较大,制作精细,通体磨光,无论是素面无纹的还是有装饰纹样的,都显示出浑圆饱满、凝重大气的风格。


     4、齐家文化早期玉器,品种较单调,多素面无纹;晚期玉器,出现许多鸟、兽形图案和多孔扁平玉器,玉琮或琮形器上出现兽面纹(饕餮纹)、人面纹和牛、羊、虎、熊等兽首纹浮雕装饰。由於圆雕、透雕、浮雕、浅浮雕、线刻以及嵌绿松石等工艺的运用,使玉器造型和装饰更加美观与多样性和艺术化。


     5、齐家文化玉器琢磨精细,地处黄土高原,气候乾燥,厚厚的黄土将玉器保存的较好。虽历经四千年之久,但皮壳、色沁十分漂亮,色泽变化十分丰富,给人以皮壳陈旧、包浆饱满、光泽静穆、色沁艳丽的视觉感,有的器物包浆下可见切割线及打磨痕。沁色有单色、复色之分和轻重之别,单色沁多,复色沁少,色沁天然生成,过度自然柔和。


    目前,本人已知齐家文化玉器,数量即在千件左右,其中有许多前所未见的新品和精品,更有许多特点和自身的发展轨迹。它的成就在中国古玉文化发展史上是十分值得重视的。


    首先,齐家文化玉器是齐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时代上也同齐家文化一样,出现在中国原始社会晚期,跨越到文明之初的夏代前期。从其形制和制作工艺观察,齐家玉有明显的早晚之分,早期玉器器形较单一,多素面无纹,器形不甚规圆,器壁厚薄不匀,内缘或外缘常有带齿细刃;晚期玉器器形多样,构思大胆,器形无论大器还是小件器多制作精致,许多器物采用了浮雕花纹装饰,有的器形则从造型上加以变化或嵌错绿松石作爲装饰,从齐家玉器上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它的形成与发展、变化历程。


    其次,从齐家玉上的兽面纹似可看到有良渚玉的痕迹,但却较良渚玉的兽面纹粗犷;器形上似可看到龙山文化的影响,如礼器的琮、璧、璋、钺、刀等,甚至形神具似,但总体说,却较龙山文化玉器形体大,器类多,凝重而内涵更加丰富。
我们看到,齐家玉有许多东西完全属於齐家人自己的创造。特别是玉礼器最爲突出。一是玉礼器在玉器中数量很大。目前我们虽还无法计算出它在玉器中的比例,但琮、璧、圭、璋和多孔刀等是齐家玉中的常见之物。二是玉礼器品类齐全。较红山、良渚和龙山文化的玉礼器而言,齐家玉礼器和类礼器的种类是最多的,除圭、璋、琮、璧之外,还有似琥(《说文》:琥、发兵瑞玉,爲虎文。齐家玉中的虎头形玉雕,即爲琥之原型亦未可)、羡(一种不规圆、边侧作牙形的璧,亦称“璧羡”)的瑞玉,以及瑗、环、璜、钺、戚(玉戚,爲舞器)、刀和璿机等。可说齐家文化玉礼器已显现出了“三代”礼器的部分规制。又如,齐家玉中的多种兽首琮和兽首琮形器、纵目人面琮、竹节纹琮、弦纹琮等都是自己特有的东西,而将“纵目人面琮”上之纵目,看作是三星堆纵目人面形器的早期形制也未可。究其根源,马家窑文化蛙纹彩陶罐,蛙的嘴就是用罐口来替代的。或许纵目人面琮和各种兽首琮、兽首琮形器的造型,可从马家窑文化找到根据。


    齐家玉的大多数圆雕,比较追求形似,後期更加追求神似。真正写意的则多爲动物类,如羊、兔、马、牛、猪、熊、蛙、蝉等,有的虽然只表现动物的头首部分,却仍然生动不已。


    综上,我以爲齐家玉,因齐家文化的地理位置处於中原的西北,受良渚文化、龙山文化的一定程度影响是必然的,但又却是有限的。齐家文化玉器,无论是正式发掘出土品、采集品,还是早年、近年收藏品,都表现出强烈的时代特点和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成爲齐家文化最具标志性的文化特徵之一。它的技术、文化和艺术含量,是中国文明起源和中华传统文化的最可宝贵的因数。

 
 
 
  
专业介绍
  
2016年招生
  
学院自设珠宝电子商务
  
学院文物专业
  
学院石材专业
  
学院珠宝模特专业
  
学院雕塑艺术专业
  
学院自设珠宝鉴定与营销专业
 
招生办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北大街47号院2号楼1单元161号
招生办电话:52908043  62233901  62252893  57463699  传真:62252893
本站关键词:珠宝学院